新闻中心

    中国三大球直面难题找机遇:女排要耐住寂寞 中国足球三大难

    2020-05-05 02:38:52 来源:澳门十六浦官网-澳门十六浦平台-澳门十六浦网址 浏览次数 25

      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中球、篮球、排球这三大球类集体项目在国内联赛体系和国字号队伍的备战方面均遭受一定的影响。《广州日报》对中国三大球的现状和未来进行了剖析。

      中国足球的新赛季原计划在2月底开锣,但受疫情影响至今仍按兵不动。整个停摆期间,中国足坛自始至终贯穿一个“难”字。

      自2019年8月中国足协换届以来,陈戌源和刘奕这对“主席+秘书长”的搭档就面临种种难题。“职业联盟”本是他们上任后的最重要抓手,无奈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职业联盟”过去三年多的推进难以奏效。在中国足协主导下的“职业联赛理事会”,未来将统领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职业联赛。

      疫情期间,中国足协的很多核心工作推进进度不快。天津天海是否符合中超准入的技术问题,纠缠了三个月仍未有定论。至于疫情期间降薪的问题,中国足协虽然出台了一份最少降薪30%的指导预案,但被大部分俱乐部投资人认为很难实现。

      目前,中国足协内部传出机构行政改革基本完成的消息,原来足协下面分设的30多个部门将压缩到一半左右。其中,陈戌源未来主抓国家队的工作,刘奕将主抓多个部门合并之后的“大竞赛部”。也就是说,国家队和联赛这两大块专业程度最高的业务,由中国足协主席和秘书长这两位非足球圈的“新人”分别亲自上阵管理。

      由于天海的中超准入问题悬而未决,中甲、中乙又有大量俱乐部破产退出,加上新赛季重启时间无法敲定,因此今年中国足球的三级职业联赛如何继续,中国足协至今未有最佳解决方案。

      中超16家俱乐部在过去3个月一直处于阶段性集训的状态,球员的心态和状态都得不到保证。更难的是,目前多家中超俱乐部的主教练和主力外援仍滞留海外,返华时间无法保证。

      中国足协屡次强调今年的中超不会取消,而且会保留30轮主客制,不会采取跨年赛制,甚至不会采取空场比赛的方式。近日,中超公司还通知各俱乐部要向当地防疫部门做好队内训练赛和热身赛的报备,中超转播商会对这些内部比赛进行直播。这意味着,中超很可能会在6月正式开启。一旦拖延到7月才能启动,那么受亚冠、国足40强赛等重要大赛的影响,中超根本不可能按照常规赛制完成全部30轮比赛。

      而中乙联赛方面,最近足协抛出的新竞赛方案在足球圈内引起一片哗然,未来的中乙联赛会变成怎样还无法预测。

      东京奥运会延期,中韩女足争夺晋级东京奥运的两回合附加赛到底什么时候进行,目前仍没有定论,可能是推迟到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上半年。中国女足刚刚在南京结束了一次飞行集训,中韩女足对决的延期或许对她们来说是个好消息。

      中国男足无缘东京奥运,今年的任务是必须以40强赛全胜的成绩杀入12强赛。40强赛最后4轮到底推迟到9月还是10月开始,目前亚足联和国际足联存在意见分歧。亚足联希望10月、11月完赛,这个方案对国足也是有利的,毕竟国足还有安排热身和集训的可能。而国际足联则希望40强赛提前到9月开始,那么国足在6月之后可能就要直接上阵了。

      在中国三大球当中,竞技成绩最好的是排球,联赛市场化程度最差的也是排球。为了力保三大球当中唯一的金牌希望,中国排协对联赛的牺牲力度之大也是前所未有的。随着东京奥运会延期、女排国际赛事停摆,已经封闭集训超过三个月的中国女排,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耐得住寂寞。

      从备战东京奥运会的角度出发,2019-2020赛季中国女排联赛不仅大幅压缩赛程,而且罕见地赶在农历春节之前决出冠军,这样做是为了让已经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并且肩负夺金重任的中国女排能够获得更充足的备战时间。中国女排在奥运会历史上曾经三度摘金,这是中国其余两大球所达不到的成绩,为了金牌而在奥运年牺牲联赛,这样做可以理解。

      从1月30日开始,中国女排在北京集结。按计划,队伍的奥运年首秀原本是4月在东京举行的奥运测试赛。之后,世界国家排球联赛从5月下旬到7月上旬举行,中国女排原定参加北仑、天津、香港、澳门、江门5个分站赛,再以东道主身份参加在南京举行的总决赛。这两个比赛结束后,中国女排便要开启奥运卫冕之旅。与4年前一样,奥运争金路上群狼环伺,中国女排还是上届冠军兼世界第一,在东京奥运冲金的难度更甚于2016年里约奥运。

      即使没有疫情袭来,中国女排在封闭集训期间也是相当低调的,今年更不用说。过去两三个月,中国女排没有公布任何训练的图片和视频,主力队员也没有像往日那样更新个人社交媒体。随着中国女排写给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工作人员的感谢信曝光,外界才知道,这支金牌之师一直在北京埋头苦练。

      直至上周,中国女排队长朱婷获得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她在接受采访中首次谈到了奥运延期。她透露,获悉东京奥运会延期之后,她内心确实有过一些波动,不过她后来想通了,这也是竞技体育的一部分。“如果说是困难,那对大家来说都是难题。如果说是机遇,那就要看谁能应对变化、补强短板,抓住机遇。”朱婷认为,现阶段最重要的是耐得住寂寞。

      朱婷今年25岁,明年仍然处于运动生涯的巅峰期。此外,中国女排绝对主力的年龄层分布合理。整体来说,奥运会延期对中国女排的影响并不会太大。只是,颜妮、曾春蕾、丁霞三位老将到了明年全部年过30岁,如何在未来一年让老将们保持良好的状态,是奥运会延期带给总教练郎平的新难题。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国内的男女篮职业联赛首先受到影响,至今CBA和WCBA的恢复仍遥遥无期,而疫情导致奥运会推迟,对中国男女篮来说却有不同的影响,已经拿到奥运资格的中国女篮,现在心态更为放松,而中国男篮很可能获得喘息的机会。

      此前一直在集训的中国女篮在上月底已经放假。2月,中国女篮在贝尔格莱德以3战全胜的成绩拿到东京奥运资格后,选择在原地继续训练。到了3月,中国女篮选择回国封闭集训。在集训期间,队伍十分注重球员的心理健康,举办了内部的书法大赛活动,还和艺术体操国家队的队员们联谊,互相交流。中国女篮球员李梦感慨道:“疫情这段时间,我们积攒了更多的能量,也可以好好思考一下人生下一阶段(的方向)。”

      相比之下,中国男篮的压力则要大得多。由于没有在去年的篮球世界杯中取得理想的成绩,球队原定于今年6月在加拿大参加奥运落选赛。落选赛赛制十分残酷,中国男篮与加拿大队、希腊队同在加拿大赛区的A组,同赛区的B组则有土耳其队、捷克队和乌拉圭队。小组赛单循环前两名晋级赛区半决赛,最终的赛区冠军获得东京奥运会入场券。换而言之,中国男篮要获得奥运资格,必须在A、B赛区的6支球队中拿到第一,难度可想而知。

      由于疫情的缘故,目前奥运落选赛推迟到了明年。这一年的时间,或许会给中国男篮一个喘息的机会。由于国内疫情防控工作向好,或许CBA会成为全球最先复赛的职业篮球联赛,经过系统恢复和锻炼,球员们也会比较早地找到状态、提升水平。而世界其他地区的疫情依然严峻,以美国的NBA为代表,诸多国家的篮球联赛的开赛时间很可能比CBA要晚得多,赛程很可能被拉长战线,国家队在今年夏天的备战甚至也会受到影响。